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資訊

Google


張大千與蘇仁山之遙隔百年的翰墨因緣
來源:高仿字畫網 發布時間:2019/9/5 18:36:57
高仿字畫網www.xcclxo.icu 
    蘇仁山(1814 - 1850年)是清代后期的人物畫家,兼擅山水,廣東順德人。因其僻居嶺海,又性格怪異,不善交游,且享壽不永,作品傳播不廣,因而聲名不顯。雖如此,在晚清民國以來,他卻出人意料地得到不少海內外藏家及藝術家關注,逐漸進入主流美術史視野。張大千就是一個對蘇仁山產生濃厚興趣的畫家。  
  蘇仁山的繪畫,野趣中不乏逸趣。他從《芥子園畫譜》得徑,不以設色為能事,純以枯筆焦墨所繪,線條勁練,構圖奇特,書法與繪畫均不以傳統為依托,天馬行空,無拘無礙,因而才使久負盛名的張大千一見傾心。張大千早期的白描人物畫與蘇仁山相比,較為細勁,如行云流水,謹嚴有余而狂放不足,而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以后的白描人物畫,則多一種疏放之氣。這是不是受到蘇仁山的影響或啟發,現在已無從得知,但從張大千對蘇仁山兩幅人物畫的激賞及藝術嬗變的時序看,確實是有跡可循的。張大千對蘇仁山的嘉許,除其怪誕而別出心裁的畫風外,更在于“不肯隨人腳跟轉”的藝術取向,恰恰這一點,也正是張大千一直堅守的藝術理念,因而張大千說蘇仁山“百年后得一知己,可謂死無憾矣” ,是很有道理的。在今天,我們在梳理蘇仁山作品的傳播及藝術生成、鑒藏與接受史時,張大千——這位蘇仁山的后世知己的兩次鑒賞無疑為學界提供了重要的參考體系;而在考察張大千簡潔而漸次放縱的人物畫時,是否也應該考慮蘇仁山簡筆而奇崛的人物畫因素呢?
  上世紀30年代,張大千在北京城的東單古玩鋪,看到一幅署款為蘇仁山的白描作品《文翰圖》 ,即喜不自勝,遂將其購買下來。該圖是由蘇仁山畫漢代至宋朝的秦程邈、蔡琰、班昭、范曄、陳壽、唐太宗世民、魏徵、宋楊妃、蔡京九位歷史名人,以蘇仁山自題所言“元祐以許多人同一謚,亦史家職分” ,因而稱為“中華文翰像” 。蘇仁山在補題中還強調: “ 《晉書》稱御撰乃群臣筆,聊標外國《圣教序》者爾” ,反映其不以約定俗成之說為是的文化傾向。畫中,蘇仁山將九位分屬不同時代的人共置一圖,以白描法繪就,并以或大或小、錯綜排列的字體題識,完全打破了傳統繪畫的造型與構思,具有濃厚的前衛意識,因而受到張大千的青睞。張大千在裱邊題跋云:“蘇仁山,粵人,其畫流傳甚少。寫山水濕筆淋漓,于馬夏外別具一種風度;間用濃墨枯筆,則又似版畫。此寫文翰像,表現各人情態,極富漫畫意味。予于國畫羅兩峰《鬼趣圖》及曾衍東所寫社會畸形態,以為皆漫畫也。今又發見仁山此畫于故都,淺予道兄北游,因拉其往觀,一見驚嘆。仁山畫向不為人注意,百年后得一知己,可謂死無憾矣!購而贈之,并記顛末于上。丁丑夏四月,大千張爰” 。 “丁丑”為1937年。張大千將蘇仁山此畫與羅聘的《鬼趣圖》 、曾衍東的市井風俗人物畫等相提并論,謂此畫“極富漫畫意味”“一見驚嘆” ,足見其對蘇仁山推崇之意,可謂遙遙相契于隔代。  
  無獨有偶,在時隔12年后,張大千又遇到了一件蘇仁山的《人物四態》卷,觀之仍然驚嘆不已,遂欣然為收藏者“祖堯道兄”作跋:“蘇仁山名不出里闬,而筆墨高簡清勁,迺追乾嘉諸老。天涯何處無芳草,信矣。此卷寫人物為尤難得。予向年亦得一軸,以贈淺予。其寫山水純用焦墨,不事渲染皴擦,大類木刻,奇思異趣,蓋不肯隨人腳跟轉者。己丑(1949年)六月,祖堯道兄出觀囑題。張大千” 。該卷實則由四開冊頁合裱為一卷,蘇仁山以焦墨之法繪制,線條遒勁流暢,用筆老辣,張大千稱其“筆墨高簡清勁,迺追乾嘉諸老”“不事渲染皴擦,大類木刻,奇思異趣” 。在題跋中,張大千再次談到之前將《文翰圖》贈予葉淺予之事。饒有趣味的是,該卷后來歸黃苗子所有。在張大千題跋的34年后,葉淺予也應黃氏之邀為其題跋,亦提及此事: “一九三七年春,偕趙望云、陸志庠游北平。時大千在東單一古玩鋪,購得蘇仁山《文翰圖》一軸。謂筆墨頗似漫畫,即以贈我。抗戰期間,我所藏書畫盡失,獨《文翰圖》寄存在張正宇滬寓,得以保全。一九四零年前后,寓香港于黃般若處,得見仁山焦墨山水及簡筆人物,嘆服其筆到神到,意趣無窮。苗子此卷,獲觀多次,今復見示,不勝喜悅。愿仁山筆墨與世長存。一九八三年元月,葉淺予記” 。葉氏在題跋中談及《文翰圖》由張大千相贈,在抗戰期間寄存于上海的張正宇寓所而得以保全。但《文翰圖》在后來的流傳痕跡并不清晰,直到2002年,該圖出現在北京的某拍賣行中,我們才得知除裱邊兩側為張大千邊跋外,詩堂尚有齊白石題跋: “蘇仁山能畫不多見,于世所畫皆昔人像,筆情古逸,予于淺予同志處才得觀此作品。淺予喜倩予記藏之,九十三歲,白石” ,鈐朱文方印“借山翁” ,可見此畫得多位名家耆宿推舉。葉淺予題跋稱蘇仁山繪畫“筆到神到,意趣無窮” ,這與張大千的觀感相近。這件凝聚著張大千、葉淺予、齊白石過眼印記的蘇仁山人物畫,如今不知花落誰家。而張大千和葉淺予等題跋的《人物四態》卷,亦先后由齊白石、葉恭綽、李仙根、傅抱石、吳景洲、張正宇、賴少其、張仃、黃苗子等人題跋,今則歸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收藏。張大千和葉淺予的題跋,正與《文翰圖》前后呼應,彰顯著張大千與蘇仁山遙隔百年的翰墨因緣。 
 
上一篇: 從民國大家丁輔之的繪畫成就得到的八大啟示
下一篇: 徐悲鴻學術熱度再次點燃市場
   

關于我們 - 訂購流程 - 常見問題 - 交易條款 - 售后服務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北京高仿字畫網 高仿字畫 高仿書畫 高仿國畫 高仿字畫批發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高仿字畫 贛ICP備17017574號-1  網站建設
捕鱼达人3d不能赠送了 河南22选5哪个台开奖 据深圳风采周刊报道作文范文 神机策配资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七乐彩预测彩经网 云南11选5计划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位置富豪配资 新疆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彩票一分钟一期的软件 股票分析师月收入多少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 北京pk拾技巧分享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 025期排列3试机号 股票要多少钱才能开户 甘肃快三最新走势图